音乐生演唱歌曲时如何做到字正腔圆

/ 2019-07-28

一、字正

演唱时做到咬字,吐字清楚准确,即发音,声调准确,“四呼”清晰。

1、字的发音准确

就可获得字正的效果。咬字是经过唇、舌、齿、牙、喉等器官,将字咬成各种不同的姿态;吐字是将唇、舌、齿、牙、喉等器官咬成的字,将它们正确、滴晰地吐出来。在歌唱中每字的着力点和部位是不同的,只有按照“乐、齐、撮、合”的吐字方法,歌唱时咬字才会清楚。歌唱中咬字一定要有力量,1个字咬出来,不能松劲、无力,要保持口形和位置,但字又不能咬死,清楚的发音动作是咬字滴晰的重要因素。我们在朗诵时辅音要比说话时发得强些,唱歌时则更强些,而此时歌唱的各器官的组合和说话又是相同的。

2、四声要准确

“四声”即(阴本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)是中国语言的特点之一,明代沈密绥在他的《度曲须知》中说:“五音以四声为主,四声不得其它,则五音废矣。本上去入,逐一考究,务得中正,如或且外误,声调自乖,虽具绕梁,终不足取。其或扭做平声,去声混作入声,交付不明,皆做腔卖弄之故,知者辨之。”同同个字,由于四声不同,意思也相差很远。

如妈(ma)麻(ma)马(ma)骂(md)。在我们咬字过程中字清楚了,根据北京话音中的四声必须做到四声不倒才行。做好了四声声调也要注意,声调是由于语言的高低、升降、曲直不同而发生的差别,各地方语言的字调是由古代平、上、去、入四个调类发展下来的,各地区的发展状况不一样,有的消失了,有的新生了,因此,各地调类的差别很大,即便在调类上相同,调值也各不相同,如“夫”字,同样都是“阴平”但调值不同,北京人念“夫”是(高平调)天津念“夫”字是(低平调)再如如来”字,调类是影阳平”但天津人念的调值是阴平”。不过,每种方言都有它自己的基本调形,各地的调值是互不相同的,声、韵、调的变化,使我们的民族语言具有鲜明的音乐性。

3、四呼要清楚

歌唱中要使字咬得准,不但“四声”要准“四呼”(开、齐、撮、合)也要清。歌唱咬字中要有所处理,将每分成:字头、字腹、字尾。在咬字过程中要亳不含糊地把每个字吐出来,字头喷弹有力,音要短,当字头发出以后,就要向字腹、字尾滑动,如如来”字先咬住字头,收住字腹,准确的读好鼻尾音,字头咬得要重而短,字腹吐字响而长,字尾收得轻而短,发音时应当是在发完L以后,立刻向a过渡,a是主要远音,是这个字音中最响亮的部分,发音清楚以后,再后滑动,最后收住。只有了解了每!

停是由哪些音素组成的,每个音亲在这个音节中起什么作用,同时还要把声韵母拼合成1个完整的字音,字头、字腹、字尾咬得清楚,又不能拆开来念得支离破碎,只有这样才能掌握好咬字技巧。咬字过程中字不能咬得过死、过硬,要注意字的圆润、柔和、连贯。

二、腔圆

“腔圆”即演唱声音要圆润腔调要婉转。

1、要做到声音的圆润,优美。首先,就应使口咽腔咬字发音的感觉、状态、位置等符合声乐音响学的要求和特点,其次在歌唱中又要充分运用声音共鸣,腔体,歌唱咬字中的亲切,甜美,以咬字字头短,字腹长,字尾清,只有这样,声音才能圆润,优美。

2、腔调的婉转和腔圆是紧密相连的,它是语言的音乐表现手段,古代诗人白居易说:“感人心者,莫先于情。”“一声一断,能有几多”“唱到竹枝声咽处,寒猿暗鸟一时啼。”只有情真意切,才能做到腔调婉转优美动人,变化多样的咬字要使腔调圆润优美必须有情,要有情就必须根据内容而交化的多样咬字发音方法,而在不同的歌曲中感情的不同,咬字发音的方法也不同,唱轻快歌曲时,咬字吐字也应该轻快有弹性,咬字时发音干净利索,口腔动作幅度小,发音部位靠前;唱有气势的进行曲时,咬字吐字要有力量,结实又有气派,演唱时要强调喷口加重字头;唱优美抒情歌曲时,咬字又要圆滑自然、柔和、婉转;唱情绪激昂悲伤歌曲时,咬字要更快,强调语气,咬字要有力量,只有这样,才能将激愤的情绪唱出来,如歌剧白毛女”中的“我要活”和刀杀我,斧砍我”时,就是用这种咬字吐字发音方法,而突出地表现了喜儿强烈悲愤的情绪。

<< 上一篇2020年艺术统考这些省市将有重大调整!
下一篇 >>艺考生如何选择高职院校?